成功混改:合力扬帆再启航   

——鲁北企业集团再创辉煌三部曲(上)

  2019年初秋的鲁北大地,天空湛蓝如洗,大地阳光映辉,枝头丹桂飘香。

  走进位于渤海南岸、山东滨州境内的山东鲁北企业集团总公司,映入眼帘的不只是绿树如荫、团花锦簇的花园式工厂,还有生产车间的机转人忙,工厂门口的人来车往,操控室内的银屏闪烁。时下的鲁北企业集团一派繁忙景象,尽显勃勃生机。

  然而,让时光倒转经年,鲁北企业集团却是另一番样子:曾一度半数企业机停人去、上市公司被迫停牌、大批人才纷纷出走,企业遭遇有史以来最大危机,濒临破产边缘。2016年前虽稍有好转,但仍债台高筑,融资困难,面临生死存亡。

  是什么魔法让鲁北企业集团在短短几年里重新焕发生机与活力?鲁北人说,是他们的带头人吕天宝执念混改并取得成功,企业才有了今天的起死回生和凤凰涅槃。

  危难时,敢问路在何方

  鲁北企业集团有过辉煌的历史。她的前身是创建于1977年的滨州无棣县硫酸厂,乘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和着祖国前进的脚步,开启了创业征程,创造了属于那个时代的荣光。企业从年产值几百万元、仅能生产单一硫酸产品的县办小厂,到1996年,发展为产值达到3.39亿元,能够生产磷铵、硫酸、水泥、原盐、溴素、复合肥等产品的化工集团公司。鲁北化工有限公司1996年在上交所成功上市,成为中国农用化工第一股。2006年产值40.15亿元,主要产品有磷铵、硫酸、水泥、原盐、溴素、复合肥、合成氨等,成为一个集化肥、建材、化工原料等于一体的大型企业集团。鲁北的创业史、发展史、辉煌史,曾经是齐鲁大地上一颗耀眼的明珠。陈列在展览室的一张张略显褪色的荣誉证书,就是最好的历史见证。

  然而,2006年到2010年,鲁北企业集团开始走下坡路,资产负债率大幅攀升,产品竞争力逐年减弱,经营出现持续亏损,资金链随时面临断裂的风险,上市公司戴帽“ST”,企业江河日下,一路跌入谷底。处于鼎盛时期的鲁北企业集团,陶醉于昔日的荣耀,忘却了竞争的残酷,当猝不及防的危机来袭时,鲁北人有点找不着北了。

  面对危局,“东家”无棣县政府坐不住了。2010年9月,县委县政府果断决策派驻工作组进驻企业,帮助企业进行全方位治理整顿,举全县之力,挽救鲁北于水火。经过多年努力,鲁北企业集团总算保住了,但各方面“欠账”太多,止损盈利依然难以实现,企业发展力严重不足。

  时任鲁北企业集团总经理的吕天宝比谁都急。吕天宝1984年大学毕业时,原本分配到无棣县农机局工作。但作为当时全县难得一见的全日制本科生,他却主动放弃良好的工作生活条件,响应组织号召,投身硫酸厂。当时,硫酸厂正在开展国家“六五”科技攻关,急需人才。从此,吕天宝和鲁北结下了不解之缘,随着时间的推移,感情愈见深厚。

  先谋而后动,是吕天宝的行事风格。吕天宝日思夜想,思考着拯救鲁北企业集团的法子。思来想去,吕天宝认为,鲁北企业集团除了缺钱,还缺少灵活的经营机制和有效的管理模式,而后者对鲁北更重要。2013年,一个大胆的构想在吕天宝脑海中萦绕开来。这个构想,就是为鲁北企业集团引进战略投资者。那时,“混改”一词尚未流行,可见吕天宝思维超前,想法大胆。

  有了构想,但现不现实?可不可行?吕天宝心里也在打鼓,私底下找到分管财务的副总和班子其他成员沟通、切磋、交流。经过慎密思考,反复研判,构想慢慢变得清晰起来。吕天宝认为想法成熟了,就找到时任董事长,将自己的想法和盘托出。

  看日出,必须守到拂晓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要把构想变为现实,绝非一帆风顺。吕天宝事后用了三个字感慨:“太难了”。

  鲁北企业集团引进战略投资者,实行混改的初步构想和方案,虽然得到了县委县政府的积极支持,但当时企业负债累累,包袱沉重、举步维艰,正所谓“丑女难嫁”。吕天宝带人四处奔走,先后谈了五六家企业,一些原本饶有兴趣的潜在合作方,在了解了鲁北的真实状况后,摇摇头,再没了下文。

  机会总是留给那些有准备的人。就在吕天宝苦苦探索时,2014年,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了混合所有制经济“是基本经济制度的重要实现形式”的科学论断,发出了混改的号召。有了政策支持的机遇,吕天宝乘势而为。恰在此时,南方一家很有实力的民营企业对鲁北的合作意向有了回应。这家公司相中了鲁北企业集团循环经济的优势,加之产业链的高度关联,双方在化工和铝产业布局上找到了契合点。

  但混改涉及双方的利益诉求,鲁北要的是真金白银,还有项目引进;合作方要的是现实回报,还有未来前景。双方从2015年上半年开始谈判,谈了5个月之久,终于谈出一个框架协议。

  然而后面还有一波三折。按照协议内容,双方相互开展尽职调查。合作方聘请了有名的会计师事务所和律师事务所。这两所在对鲁北企业集团一番看似认真的“调查”后,对企业的一些疑虑和问题,并未找吕天宝及鲁北企业集团管理团队求证,就草率地给合作方高层反馈了“不宜合作”的结论。这险使混改胎死腹中。

  2015年的隆冬时节,在双方不下20余次的你来我往后,总算到了最后的签约阶段。然而,就在吕天宝与政府领导赶到南方准备签字时,却迎来当头一棒,合作方突然改变主意了。双方再一次陷入山重水复的绝境。

  企业家精神,往往体现在危难时刻;企业家的作用,总会在关键时刻发挥。前期所有谈判重归于零,一切复又从头开始。吕天宝没有气馁,再次披挂上阵。他劝谈判人员留下来,重新了解对方的想法和诉求。之后一遍遍推敲协议,一次次与地方政府沟通,一回回力挽狂澜,终于使谈判峰回路转,使混改重见光明。

  2016年2月,吕天宝被任命为鲁北企业集团董事长。职务的变动,话语权的增大,为鲁北企业集团加速混改增添了筹码。

  精城所至,金石为开。吕天宝的真诚态度、敬业精神、专业能力和人格魅力,赢得了对方的尊重,鲁北企业集团的混改终于迎来了柳暗花明。就在吕天宝履新董事长的次月,便与合作方签订了一揽子合作协议。这份来之不易的协议,不仅为鲁北企业集团带来了久旱逢甘露般的资金,还布局了一系列双方希望发展的新项目。

  多次陪同吕天宝参与谈判的上市公司董秘张金增不无感慨地说,正是有了滨州市、无棣县及各级国资部门的大力支持,鲁北企业集团管理层担当、务实的工作作风及吕天宝董事长“咬定青山不放松”的精神,才最终有了鲁北企业集团混改的成功,有了企业今日的辉煌。

  风雨后,方见霞映满天

  2019年8月2日,山东省国资委主任张斌在全省混改布置会上指出:混改要能引入新业态、新模式,实现“以旧换新”。显然,鲁北企业集团的混改无论从时间的维度,还是“以旧换新”的目标要求来看,都走在了全省前列。在化工全行业,鲁北企业集团的混改也成为经典案例。

  吕天宝在混改中,解决了两个关键问题。一是“和谁混”。鲁北企业集团结合自身实际,与产业链关联度高的大型民营企业“混”在一起,引进了新业态、新模式,达到了“以旧换新”的新旧动能转换之目的。二是“怎么改”。为确保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实现在做强做大基础上的双赢,鲁北从一开始就明确了增资扩股的混改方式。第一轮混改结束后,鲁北企业集团和其全资子公司金海钛业分别获得增资6.04亿元和3.5亿元。鲁北企业集团的国有股本比例占比55%、子公司金海钛业的国有股占比66%。

  吕天宝董事长讲了这样一个例子:长期以来,鲁北的铝业项目难以达产,亏损严重,最高时产量也仅为设计产能的80%以内,效益可想而知。混改后,鲁北人干脆将铝产业交由合作方托管。奇迹就这样发生了,鲁北铝业自此实现达产,效益陡增,合作方由此获得一笔不菲的托管费。这样的双赢案例,在混改后的鲁北企业集团绝非个案。

  “混合所有制改革是国企改革的重要突破口。”吕天宝和鲁北人再深切不过地体会到这句话的含义。

  混改后,随着经营机制的改变,内生动力不断提升,企业活力充分释放,经济效益节节攀升。2017年,鲁北企业集团五大板块全部实现盈利,效益达历史最好水平;员工薪酬翻了一番。2017年上缴税金1.83亿元,2018年上缴税金3.6亿元。而鲁北历史最好的年份,税金仅在亿元上下。

  通过混改,政府满意,合作方满意,员工更满意;前几年流失的人才,又陆续回来了。

  彩虹总在风雨后。第一次混改的成功,让鲁北尝到了甜头。2018年3月又启动二次混改,依然采取增资扩股的形式。然而这一次,吕天宝已无需东奔西走找“对象”了,直接在山东产权交易中心挂牌,公开征集。很快,民营企业汇泰控股集团主动摘牌,注资近5亿元获得20%股权。二次混改之后,鲁北企业集团由国有绝对控股变为相对控股。算下来,两次混改共计融资15亿元,解决了企业的燃眉之急,大幅降低了财务成本。混改虽降低了国有股比,但随着“蛋糕”的做大,国有资产反而大幅增值。随着企业经营机制的改变,内生动力全面爆发,生产经营日新月异,鲁北的天空,绽放出更加夺目的光彩。

  功崇惟志,业广惟勤。“混改实践,让我们认识到这条路是对的,不排除以后在混改这条路上继续走下去。”吕天宝凝望远方,成竹在胸。


关键字:鲁北 混改
相关推荐

混改又出大招,中化集团3大平台增资项目在北京产权交易所挂牌

10月14日,中化集团旗下中化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及中化资本有限公司、中化资本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增资项目在北京产权交易所正式挂牌,拟通过增资扩股方式引入投资者,标志着中化集团混合所有制改革迈出重要一步。...

2019-10-15     中国石油和化工

动能转换:谱写时代新华章   

  站在鲁北的制高点向远凭眺,这里近靠渤海湾,紧靠黄骅港,邻近滨州港,拥有得天独厚的区位优势。不得不说,这里是发展化工产业的理想之地。2017年,鲁北企业集团实现营业收入超百亿元,较2016年大幅提升...

2019-10-14     中国化工报

绿色发展:敢为人先勇拓荒

  在鲁北企业集团一座高高耸立的白色储罐上,“中国循环经济的拓荒者”十个大字赫然在目,让人颇感震撼,也让初来者产生几分质疑:鲁北企业集团敢以中国循环经济“拓荒者”自居,真有这份自信和底气吗?

2019-10-11     中国化工报

江西出台百户国企混改攻坚方案   

  9月29日,记者从江西省百户国企混改攻坚行动新闻发布会上获悉,为积极稳妥推进全省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工作,近日,《江西省百户国企混改攻坚行动方案》经审议通过并印发实施。

2019-10-09     中国化工报

中盐股份混改增资项目签约

  9月19日,中国盐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盐股份)增资项目签约仪式在北京产权交易所举行。

2019-09-23     中国化工报

“金泰氯碱杯”安全知识竞赛 精细化工专场落幕   

  经过4个环节的激烈角逐,山东鲁北企业集团总公司获得第一名;利民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徐州钛白化工有限责任公司并列第二名;江苏梅兰化工有限公司、三江化工有限公司和江苏海洋大学并列第三名。

2019-09-23     中国化工报